當前位置:首頁 > 要聞快遞

王志軒:電力需求側管理走向供需耦合

——訪中電聯專職副理事長王志軒

時間:[2018-12-17 ] 信息來源:中國電力報
作者: 
瀏覽次數:

  電力需求側管理(DSM)是產生于20世紀70年代中期的一種能源管理方法,隨著能源電力系統轉型,全新的能源電力供需平衡模式、技術形態、商業模式都在發生著重要變化,DSM這個政策工具也在與時俱進。近期,王志軒、張建宇、潘荔等編著的《電力需求側管理變革》正式發布,以DSM的變革為主線,分析能源、電力、環境、經濟之間的互相影響以及變化的規律性。記者就此采訪了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專職副理事長王志軒。

  電力需求側管理變革的三個階段

  記者:我國電力需求側管理發展到什么階段?

  王志軒:我國的電力需求側管理已經發展到電力需求響應(DR)的新階段。

  傳統DSM在20世紀90年代引入我國,主要是在能源短缺的背景下,解決缺電和電力投資不足的問題,通過能效管理、負荷管理、有序用電三方面工作,減少用戶對電力、電量的需求,改變用戶用電時序,實現電網負荷的 “移峰錯谷”。

  2012年以后,電力供給進入相對富裕階段,同時風電、光伏等波動性大、隨機性強的可再生能源發電高速發展,對電網消納新能源發電和安全運行造成新的挑戰,傳統DSM面臨的外部形勢和內涵發生了較大變化,DR則與時俱進在我國開始發展。DR以智能電網為技術平臺,用戶根據電力市場動態價格信號和激勵機制以及供電方對負荷調整的需求自愿做出響應,在滿足用戶基本用電需求的前提下,通過改變原有用電方式實現負荷調整的需要。

  在DR階段,“虛擬電廠”、負荷聚合商等新的調節方式出現,市場作用更加凸顯,在保障電網系統安全穩定運行和促進可再生能源消納的同時,供需雙方都獲得了更大效益。但DR在我國還處于初步發展階段,電力需求側節能節電的空間仍較大,市場化改革還在推進中,初期的DR必然是以DSM為重要特征的DR。

  記者:未來電力需求側管理的發展方向是什么?

  王志軒:隨著智能電網、能源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和低碳能源、電力轉型的加快,電力需求側管理將向支撐電力供需耦合方向發展。

  未來,大規模可再生能源輔以儲能技術,通過分布式與集中式供能系統共同參與需求側分散式冷、熱、電、氣多樣化需求耦合,供給側和需求側的界限將越來越模糊,人為調節將消失,智能調節手段將實現源、網、菏、儲系統的整體優化,進入電力供需耦合的階段。

  電力供需耦合是新的能源系統下的一種新機制,它的特點是在能源供給側以清潔能源為主體,電力供給側以高比例可再生能源發電和較大規模儲能、儲電為標志,終端能源消費中以電能消費為主體,通過智能電網技術平臺和市場對資源配置的決定性作用,以及更好發揮政府作用,實現新時期能源電力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經濟便捷的系統優化和平衡狀態。

  從DSM、DR到電力供需耦合,是一個漸變的過程。第一個階段是高碳能源電力體系下針對供給側短缺特征以促進供給側資源優化配置,對需求側進行“管理”;第二個階段是能源電力低碳轉型過程中針對供給側新問題,加大市場手段,促進需求側主動“響應”,解決供給側問題;第三個階段,低碳能源電力體系下供、需雙方深度融合,以智能化方式適應對方,實現新的系統最優。實際上到了第三個階段,電力需求側管理已經完成了歷史使命。

  能源電力轉型的動力與趨勢

  記者:驅動電力需求側管理不斷發展的動力是什么?

  王志軒:電力需求側管理變革的本質是能源轉型中管理手段的變化,與能源轉型的內在驅動力一致。

  第一個動力是應對氣候變化,實現低碳發展。目前大氣中二氧化碳濃度的增高主要源于能源利用,應對氣候變化的核心問題就是實現能源的低碳發展,更多使用非化石能源,尤其是可再生能源。因此,包括電力需求側管理在內的整個能源系統的變革動力都來自于能源供給結構中化石能源為主向非化石能源為主的轉變,這雖然是一種被動式轉變,但卻是事關全人類命運的根本動力。

  第二個動力是追求效益最大化。人類進步的方向總是以更小代價獲得更大收益,這是一種主動的動力。隨著技術的成熟,風電、光伏的度電成本將與煤電接近并形成競爭力,新能源得以快速發展,未來甚至達到近零邊際成本用能。成本下降是能源轉型的必要條件,而DR和電力供需耦合都是為了解決這些轉型中存在的問題而產生的。

  第三個動力是人類自我創新、自我發展的需要。持續創新是人類的主要特性之一,人類總是不斷總結經驗,不斷發明創造,不斷前進。無論是新能源的發現、技術的進步,還是電力需求側管理的演進,都是創新驅動的產物。

  以市場化推動電力需求側管理變革

  記者:我國電力體制和市場環境的特殊性,對電力需求側管理產生了什么影響?

  王志軒:無論國內還是國外,電力系統都不是完全市場化的,這是電力系統本身特點決定的。電力系統改革方向就是讓市場發揮更大的作用,逐步回歸能源和電力的商品屬性,但總體上看,我國電力系統的市場化進程相對其他領域而言較為緩慢。

  DSM更偏向于政府管理層面,DR則更需借助市場手段。未來在電力供需耦合階段,將更加依賴市場作用,政府制定規則的作用則將凸顯。我國的電力系統市場化程度越高,越有利于電力需求側管理的發展。

  記者:未來,政府如何推動電力需求側管理的發展?

  王志軒:“十九大”已經明確了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能源體系的要求,總體上看就是要以能源發展的“帕累托最優”來導向、而不是以某一種能源的轉型來導向能源轉型。實際上能源轉型的三個動力,與“帕累托最優”理念是一致的。在具體操作層面,一要有效發揮政府的作用,在能源轉型初期尤其是要發揮政府在能源綜合規劃上的引導作用,把握能源轉型的方向、節奏和時機,明確但要不斷調整煤電、水電、核電等不同能源在電力轉型不同時期的定位。二要充分發揮市場對資源配置的決定性作用,推進以低碳發展為統領,與能源節約、提效目標相匹配的政策體系,繼續完善新能源發展政策,促進風電、光伏等新能源有序發展,實現電源與電網、發電與用電的配套協同。三要繼續深入推進電力市場化發展。(張溥)

相關鏈接:
竞彩容错奖金计算